抖音短视频

抖音号交易市场,靠卖号月入6万

浏览次数:2

抖音号交易市场,靠卖号月入6万


揭秘抖音暴利灰产:做1W粉只要2天,靠抄袭月入10W


今天看到一个抖音号视频:标题是"胡歌捐款8亿,却换不来您右边一个+号"。

我吓了一跳,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胡歌咋这么有钱啦?

然后我点开这个账号的主页,魔幻的事情发生了:

视频大多数是国内疫情最严重的时候发的,早期的视频标题都是"他为武汉捐款300万,却无人问津"。



后期大概是觉得300万这个数字不够震撼,直接就改成了8个亿,视频的点赞量直接蹭蹭蹭的涨了10倍多。

这些营销号,为了流量,真是什么谣都敢造,什么话都敢说啊!




最让我惊奇的是,这个营销号总共发了21个作品,但其实是2个15秒的视频上传了21次。

视频的内容是随便剪辑了一个胡歌出席活动的片段,跟捐款一毛钱关系都没有。

竟然收获了18.7W个赞,5.3万个粉丝,随随便便一个"假冒仿造"就涨粉几万,这让我们这些老老实实写文章吸引粉丝的人情何以堪?

我带着“打破砂锅问到底的心情”深挖了一下这些"高仿号"的运营逻辑,不小心就挖出了一条短视频做号灰色产业链:

一个原创视频不生产,只靠搬运能日产300个短视频。

做一个万粉号只要2天时间,一个月可以批量生产出上百个10万粉的号。

靠卖号月入6万,靠短视频带货月入10W。

为什么做号党粗制滥造的视频可以获得那么多的播放量?

这和抖音平台的推荐机制息息相关。事实上抖音,快手这些短视频平台的算法,并不是依据一个视频的质量好坏来决定推荐量的,而是根据用户对你视频的喜爱程度来决定的。这也难怪,毕竟抖音用户庞大,不可能每条视频都进行人工筛查,如果是软件程序甄别,就肯定会有系统漏洞可钻。


而事实上,抖音官方在《用户服务协议》中明确规定“禁止以任何形式赠与、借用、出租、转让、售卖或以其他方式许可他人使用该账号”,这一规定让抖音号交易市场被打上了“灰产”标签。



但QQ群,百度贴吧、各大新媒体账号交易网站包括微信等平台,都有大量的抖音号交易在活跃进行中。



抖音号如何买卖?抖音号交易市场是如何运作的?带着这些疑问,我采访了几位深谙抖音号交易规则的业内人士。


1. 卖方: “一个人运营3~6个号,多数为图文类账号”

皮皮猪(化名)的公司是从2018年四五月份开始做抖音号的批量运营和交易的。当时,抖音官方还没有明令禁止账号交易行为,交易市场处于信息公开、买卖自由的状态。


用来交易的账号多数是图文类,其次是二次剪辑类内容。”据了解,他的团队有二三十个人,每个人运营3~6个账号,最高峰的时候有200多个可以出售的账号在孵化和运营中。


抖音虽是短视频平台,但“图文类”账号和内容并不少见,也是交易市场中常见的账号类型,“书单”就是这类内容的典型代表。


某交易平台在售的书单账号


皮皮猪说:“图片加文字是制作内容最快的形式,在抖音中能够生成动画翻页,是一个堆量的过程,如果做达人类会有很长的运营周期和较高的制作成本,而图文内容一周左右就可以做起来量。”


他口中的“做起来量”,是指一个视频至少能达到几万赞,或者一周能涨七八万粉丝,他们才会认为这个账号是“火”的,可以继续做,如果达不到就不做。


怎么才能让账号迅速“火”起来?皮皮猪的团队会先对账号做内容定位,每个运营人员负责的账号多为同一种类型,方便熟练批量操作。


据某第三方交易平台人士介绍,目前交易市场内比较热门的账号内容多为美妆、穿搭、时尚、母婴、K12等领域。



“我们做内容会选择在抖音(做的人)比较少、但在其他平台热度很高的,比如‘职场’类内容,其实每条热度都挺高,但当时(抖音上)相关内容不多,我们会利用这种稀缺性更快速把账号做起来。”皮皮猪介绍道。


据了解,当账号粉丝涨到一万的时候,就会被挂出去售卖,多数交给第三方平台,但在售期间团队依旧会维持对账号的运营。而且,即使运营账号在孵化期间已经能够通过接广告实现商业变现,苏小七的团队也还是会进行交易,只是会抬高些价格,并不会保留账号自己运营。


“主要是公司业务不吻合,公司不想加大投入运营,而且我们运营的品类很多,以前也没有购物车卖货。”他说。


像皮皮猪这样孵化运营抖音账号的团队并不少见,除了账号交易,他们也会将部分客户转化为抖音运营课程的学员。


皮皮猪提到,部分客户会向他们咨询抖音账户的后续运营技巧,他会按照客户的需求适当将其介绍给公司的运营培训部门,让他们接手后续业务。


除了团队化运作,个人卖方也经常在交易市场出没。不过,不少个人卖方交易的原因都比较偶然,比如放弃抖音平台、帮朋友运营的账号最后无人使用等,与前者不同,这类卖家手上并不会囤积大量账号。


但也有个人做养号业务的,一个人承担账号运营、交易等多种工作,既是运营方也是中介方。不同于团队化养号多选择与第三方平台合作,个人卖家多活跃在社群中,QQ群、贴吧都能时常见到他们的身影。


Jack就是一位个人卖家,他说自己做了三年贴吧认证吧主,有自己的交易群,还在群中贴出个人抖音号,目前2.8万粉丝,已经获得官方蓝V认证。他对视频如何上热门等运营操作熟稔于心。



“喜欢篮球的联系我,晚上可以拍,面交也可以。”Jack在群里留下了自己的电话号码。


2. 买方:“很多买回来的账号都无法运营成功”


抖音号交易最开始出现,也是因为有迫切的市场需求。


电商卖货、直播打赏、接广告都属于抖音变现最直接的方式,而之前抖音对每一项都规定了粉丝数门槛。开通电商需要100万粉丝,直播需要达到一定量级才会收到邀请,广告更是需要粉丝作为基础。



对于急于变现的机构,购买具有粉丝基础和已开通各种功能的抖音号,比从0到1开始的运营更高效。


但随着抖音平台规则的调整,对于各类功能的门槛在逐渐降低。“商品橱窗”功能目前只需要满足粉丝数800、发布视频数10个、实名认证这3个条件即可开通。



在此基础之上,买家需求也在发生改变。“现在抖音号的买方大部分是为了做自己的矩阵号或是试水短视频领域。”业内某交易平台的工作人员告诉我。


“也会遇到一些买方做黑产的,比如买账号骚扰粉丝、给粉丝发私信,但概率很低,大部分还是为了运营。”皮皮猪补充了他对买家的了解。


据了解,抖音号交易主要以“粉丝数”为单位。从第三方交易平台的价格来看,单个粉丝数价格从3分钱~8分钱不等。购买10万粉的账号一般需要5000元左右。



“但账号类型、是否违规等也会影响账号价格,热门领域比如美妆等价格会稍高一些。”交易中介蓝皮鼠透露,“一般情况下,买家会选账号内容类型和需要的粉丝数,我们会帮客户筛选出合适的账号。”


带IP的账号更有可能卖出更高的价格,如真人出镜类,部分买家会有这样的需求。据一位中介平台销售介绍,某知名情感大号想要试水抖音短视频,打算购买30万粉丝左右带IP的抖音号,但交易市场中带IP的账号粉丝数都偏高且很少愿意出售,交易一直暂时搁置中。


而已经成功交易的买家们,大部分也面临着同一个难题:买回来的账号难以被运营起来,甚至连保持之前流量都十分困难。


负责抖音账号运营的林凡透露,他有好几位客户都遭遇到了这样的问题,多是因为内容的突然转型。



卖方在运营账号之初为了尽快获取流量,发布的内容以图文和二次剪辑视频为主;而买家发布的内容大多与原账号内容风格或题材不一致,甚至直接改变内容类型。比如从音乐类账号转变为卖男裤账号,很难延续之前的流量。


也有人质疑抖音号交易的粉丝价值,认为抖音的算法属于内容为上,买回来粉丝数不一定能为内容带来足够的热度。


苏小七赞同抖音“内容为主”的看法,但并不认为账号的粉丝数毫无价值,“每次买家过来投诉数据不好,我们都会去看账号内容,发现实在是内容很差;有的买家内容做得很好,数据就很不错,这就是一种差异化。”


林凡告诉我,账号买回去之后需要一段时间的内容过渡期,先延续原账号风格和内容,慢慢做出调整和改变,这样粉丝更容易接受,也能逐渐积累新的粉丝。


“其实还是取决于有没有好的内容团队。”林凡补充道。


3. 抖音号交易市场:“卖号的越来越少,这个市场最后会完全萎缩”


时刻新消息99+的抖音号交易群,不断更新交易金额和订单数的第三方平台网站,似乎都在暗示着抖音号交易市场的火热。


据相关数据显示,以抖音、快手为代表的其他账号交易率正在不断提高,短视频账号交易持续增多。


看似热闹的数据背后,越来越多的运营者和第三方平台中介却切实感受到了抖音号交易市场的逐渐冷却。


今年最大的感受就是卖号的团队和账号越来越少了,但抖音号的市场价格却在提高,以及询问买号的人在变多。”一位负责账号交易的业内人士称,她接触的几个卖号团队已经很久没有交易需求了。


和皮皮猪联系的时候,他们团队已经转型,不再做账号交易,现在他主要负责做短视频脚本。至于原因,他提到了两点:抖音官方愈发严格的限制和交易利润太低。


其实抖音号交易的流程很简单:取消实名认证,交换账号密码,换绑手机号。“实名认证”是开通各类抖音功能比如橱窗、购物车等必须完成的步骤,所以“取消实名认证”也是购买功能类账号的买家绕不过去的操作。


然而最近,有负责交易的工作人员遇到实名认证无法取消的情况,这或许会进一步限制抖音号的交易。



除了平台方对交易的限制外,利润极低也是许多卖家和中介方的槽点。


公众号一个粉丝能卖将近一块,最高有五块,但一般情况下抖音号一个粉丝不会超过一角钱,卖一个100万粉的公众号和100万粉的抖音号,这之间的利润差距非常大。”某业内人士表示。


皮皮猪也持有相似意见,他认为,随着抖音逐渐放低各类功能开通的门槛,账号的购买需求也在降低,再加上IP对抖音号的重要性,这个市场终将逐渐萎缩。


抖音短视频
cache
Processed in 0.001684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