乳果糖对痔疮手术后的作用

浏览次数:19

乳果糖对痔疮手术后的作用


乳果糖和麻仁丸都是痔术后防止便秘的常用药,混合痔术后病人常发生便秘,便秘易诱发切缘水肿,为了促进混合痔内套扎外切术术后病人肠胃功能的恢复,预防便秘的发生,减轻术后切缘水肿的发生率,术后适当服用乳果糖或麻仁丸是必要的。


安辉①为观察混合痔内套扎外切术后口服乳果糖预防便秘的效果,将104例混合痔内套扎外切术病人随机分为两组,观察组54例,对照组50例。


对照组不服用乳果糖,加强宣教,教育病人科学起居,增加预防术后并发症的知识,注意保持大便通畅,可多吃水果蔬菜、蜂蜜。观察组术后口服乳果糖,在对照组护理的基础上,均在术后24 h开始给予乳果糖口服,每日1次,早餐后服用,每次15mL~30 mL,以每日排软便2次或3次为目的调整剂量(因服过量可致腹泻),维持服用6天。两组均在术后3天、6天、9天、12天随访,观察并比较两组病人便秘发生情况及排便后引起术后近期、远期切缘水肿情况。 


结果观察组病人术后3天、6天、9、12天便秘的发生率及病人排便后引起术后近期、远期切缘水肿发生率均低于对照组。



混合痔内套扎外切术引起便秘的原因 


①病人为多次抑制便意:由于术后食量小、术后切口疼痛,混合痔内套扎外切术后需卧床休息,肛门术后下坠感、牵引限制了病人活动,以及病人担心解大便,怕活动后引起切缘水肿,是引起便秘的重要原因。


②骶管麻醉:由于混合痔内套扎外切术用骶管麻醉,使交感神经节前纤维也受阻滞,胃肠蠕动消失,肛门内外括约肌、肛提肌等松弛,排便反射受到抑制,以及麻醉和术后禁食、胃纳差有关。


③ 焦虑:焦虑与痛觉之间关系密切,焦虑越重,机体痛阙越低_3]。病人因担心手术后排便疼痛,焦虑不安、情绪紧张,导致便秘。


④ 既往便秘史:人院前就有经常抑制便意或便秘史,未意识到及时通畅排便的重要性。 


早期的痔术后水肿常发生于术后l 天至3天,多为术中手术时间长,术中过度牵拉、钳夹预留皮桥,局部损伤严

重,致损伤处瘀血性水肿或炎性水肿术后肛内纱条填塞过多,血液、淋巴液回流不畅,或压迫不均,使之扭曲分离而水肿。大便不通畅、便秘、干燥、用力排便均可使腹内压力增加。


后期痔术后水肿常发生于术后3天至6天,该期为病人蹲厕排便;或排便习惯不良,排便困难,时间延长,便频量少;或惧痛畏便,不敢进食及下床活动,术后多日未便而便秘,久蹲努责,皮桥受牵拉、挤压,静脉回流受阻致水肿;或强忍大便,粪便积滞,压迫血管,使静脉、淋巴液回流受阻造成水肿,增加了病人的经济心理负担。


因此,术后宣教十分重要,应让病人术后注意保持大便通畅,避免用力排大便,可多吃水果蔬菜、蜂蜜;避免上下楼梯及跑步等较剧烈活动;多饮水,避免饮酒及辛辣饮食,预防支气管炎、避免咳嗽。


乳果糖口服溶液治疗便秘的作用机制:


减少肠内内毒素的吸收,调节肠道的正常菌群比例。结肠中糖分解菌分解乳果糖为简单的有机酸,增加了大肠尤其是近端结肠中酸的含量。


酸度增加、细菌生长,刺激肠蠕动,使食物通过的时间缩短,大便在结肠中滞留时问随之减少,并可保持柔软成形;酸化肠道内环境,乳果糖治疗后大肠中有机酸增多,增加了肠道内容物的渗透浓度,使大便滞留了水分,可增加粪便的重量和体积,有效促进肠蠕动,缩短粪便在肠道的转运时间Ⅲ4],使得粪便排出更加顺畅。


它通过导致肠腔内形成渗透梯度导泻,乳果糖作为一种渗透性泻药,由于乳果糖口味较好,易于病人接受,而且糖尿病病人也可以服用本品。乳果糖溶液由于浓度较高,对胃肠道有一定刺激作用,以水稀释后可减轻。


服药组有4例出现不同程度的恶心反应,将乳果糖以等量温水稀释1倍后口服,不良反应消失。


乳果糖在结肠中被消化道菌群转化成有机酸,导致肠道内pH值下降,并通过保留水分增加粪便体积从而刺激结肠蠕动,保持大便通畅,缓解便秘,同时恢复结肠的生理节律。


本研究显示,观察组病人术后术后3天、6天、9、12天便秘的发生率及病人排便后引起术后近期、远期继发性切缘水肿发生率均低于对照组,提示口服乳果糖用于混合痔内套扎外切术病人,能明显降低便秘及术后切缘水肿的发生率。


混合痔内套扎外切术后应用乳果糖,能促进混合痔内套扎外切术后病人肠胃功能的恢复,有效预防便秘的发生,降低用力排便后引起的早期、后期术后水肿的发生率,且无腹泻副反应,安全有效。 


参考文献: 


[1]安辉,乳果糖用于混合痔术后预防便秘的效果观察,中国保健营养(中旬刊)2013年02月第02期


[2]何剑平.痔术后水肿原因分析及治疗.中华临床医药,2004,5(9):50. 


[3]李小萍.环状混合痔术后水肿的预防.中国肛肠病杂志,2009,29(3):44—45. 


[4] 耿少民.痔术后水肿87例原因分析. 中国肛肠病杂志,2008,28(10):32-33. 


[5] Chey W Y,Jin H O,Lee M H,et a1.Colonic motility abnormality in patients with irritable bowel syndrome exhibiting abdominal pain and diarrhea[J].Am J Gastroenterol,2001,96(5):1499—1506. Ez] Evans J M,Fleming K C,Talley N J,et a1.Relation of colonic transit to functional bowel disease in older people:a population-based study[J].J Am Geriatr Soc,1998,46(1):83—87.


[6]潘国宗.走出便秘诊断和治疗的误区[J].中华全科医师杂志, 2005,4(10):583—584. 


[7]MUller Lissner S A.Effect of wheat bran on weight of stool and gastrointestinal transit time:a meta analysis[J].Br Med J (Clin Res Ed),1988,296(6622):615-617. 


[8]Ramkumar D,Rao S S.Efficacy and safety of traditional medical therapies for chronic constipation:systematic review[J].Am J Gastr0enterol,2005,lOO(4):936—971. 




Processed in 0.051620 Second , 36 query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