痔疮手术后常用口服药:麻仁丸

浏览次数:31

 痔疮手术后常用口服药:麻仁丸




麻仁丸是一剂历史悠久的通便良药,早在汉代它就出现在《伤寒论》中,方中药物包括:火麻仁、大黄、枳实、白芍、杏仁、厚朴。经过多年发展,目前麻仁丸已有多种剂型,常见的有大蜜丸、小蜜丸、水蜜丸和软胶囊等。


麻仁丸以火麻仁为主药,余为辅药,合而为丸,共同发挥润肠、通便、缓下之功效,本方是治疗便秘的常用药,对于实热型便秘、肠燥津亏型便秘有确切疗效。


作为润肠通便的代表方,麻仁丸临床上被广泛应用于肛门直肠术后,比如痔疮手术后医生很可能就开麻仁丸作为保持大便通畅的口服药。


那么,麻仁丸为何会成为肛肠术后常用口服药?


肛肠病术后患者由于明显改变了术前的起居习惯,如运动量明显减少、饮食变化、切口疼痛、分泌物的刺激等多种因素,病人常有大便秘结,局部发炎、疼痛、水肿、瘙痒、溢液、出血等症状。


特别是大便秘结,既加重切口疼痛和出血,反复刺激,又可使切口愈合延迟。也给患者带来精神上的压力,中医认为上述诸症多是热结肠燥、瘀血阻滞、湿热下注所致。


麻仁丸综观全方,虽有大黄、厚朴、枳实小承气汤泻下通便,但大黄、厚朴用量仅从轻减,更取质润多脂之麻仁、杏仁、芍药、白蜜等,一则益阴增液以润肠通便,使腑气通,津液行;二则甘润减缓小承气汤的攻下之力,毕竟肛肠术后患者不宜泻下太猛。


总之,本方具有下不伤正、润而不腻、攻润相合的特点,以达润肠、通便、缓下之功,使燥热去,阴液复,大便自调。


临床案例:


1、四川省达州市宣汉县第三人民医院的王华发表过:《口服麻仁丸加中药熏洗在肛肠病术后的应用》,其将385例肛肠术后病人随机分为治疗组195例,对照组190例。其中对照组采用常规换药,治疗组给予口服麻仁丸加中药熏洗。


经过一个疗程的治疗(10-15天),判定两组疗效情况,结果治疗组总有效率达到97.44%,而对照组总有效率仅74.21%。通过对比观察,口服麻仁丸中药熏洗,确实具有防止术后便秘、减轻各种并发症、促进切口愈合的作用。


2、湖南省怀化市中医院的丁建明发表过《加味麻仁丸在痔漏术后的应用》,其将416例混合痔、肛瘘、肛周脓肿术后患者分为治疗组216例、对照组200例。其中对照组给予术后抗炎,便后中药坐浴及生肌玉红膏换药处理,治疗组在对照组的基础上,增加加味麻仁丸口服治疗一周。


经过一个疗程治疗,判定两组疗效情况,其中治疗组便秘6例,对照组便秘70例;治疗组疼痛56例,对照组疼痛110例;治疗组发生术后水肿8例,对照组术后水肿28例;治疗组平均愈合天数:11.3±3.3,对照组平均愈合天数17.6±3.3。通过对比观察,麻仁丸在减少术后便秘、缓解术后疼痛、术后水肿方面都有很大作用。


麻仁丸的其他用途:


①、急性肛裂:


延安市人民医院心胸肛肠外科的刘文奇、马鹏飞发表过《麻仁丸配合湿润烧伤膏治疗急性肛裂150例》,文中将150例急性肛裂患者用口服麻仁丸,外涂湿润烧伤膏治疗,取得良好疗效。


方法:患者口服麻仁丸,每次9g,每日1次。湿润烧伤膏涂溃疡面,每日2次,以上连续使用14天。


结果:150例患者用药5天,疼痛、出血缓解103例,缓解率68.7%;用药9天疼痛、出血缓解116例,缓解率77.3%;用药11天疼痛、出血缓解127例,缓解率84.7%;用药14天疼痛、出血缓解133例,缓解率88.7%。


②、冠心病伴便秘:


苗木、刘迪、许静、范晓艳、黄纳纳发表过《麻仁丸治疗冠心病患者便秘的中医护理》,文中将180例伴有便秘的冠心病患者随机分为治疗组和对照组各90例,均予以常规治疗护理,对照组患者每晚予开塞露纳肛,治疗组患者每日予麻仁丸10丸早晚各1次口服,同时做好相关护理。结果治疗组患者便秘改善优于对照组,证明麻仁丸治疗冠心病患者便秘具有较好的临床疗效。


③、腹腔粘连:


江苏省中医药研究院的王德明发表过《麻仁丸抗腹部手术后腹腔粘连作用的研究》,文中用麻仁丸对小鼠腹腔粘连模型进行抗粘连作用研究,并测定其对家兔肠系膜前动脉血流量、小鼠肠道炭末推进率、腹腔羊血吸收的影响,以大黄牡丹汤和生理盐水为对照。结果表明:在增加家兔肠系膜前动脉血流量方面,麻仁丸优于生理盐水和大黄牡丹汤(P<0.01);在增加小鼠炭末推进率和腹腔羊血吸收方面,与对照组比较,麻仁丸无显著差异性(P>0.05),大黄牡丹汤则能显著增加推进率(P<0.05)和吸收(P<0.01)。麻仁丸组的小鼠腹腔粘连级数显著低于对照组和大黄牡丹汤组(P<0.01),而且,作为一种缓下方剂麻仁丸较之峻猛的通里攻下方剂,更易为患者接受,有临床推广的价值。


麻仁丸的适应症:


目前麻仁丸在临床,主要被当作缓泻剂来使用,很多人用来治疗年老体弱、津枯血亏或脾气虚弱之便秘,还被用于治疗消渴、防止术后肠粘连、防止肛肠病术后便秘等。


但是,麻仁丸用于老年人的便秘,很多情况下是不合适的。因为麻仁丸含有生大黄容易伤正气,久服后容易产生依赖性,使便秘更加顽固难治,因此也不能久服。


明《普济方.卷三十九》中指出:“老人脏腑秘涩。不可用大黄。老人津液少,所以脏腑秘涩。更服大黄以泻之,津液皆去。定须再秘基于前”。明确指出,老人便秘用大黄治疗后,便秘会越来越重。现代研究也表明,久服大黄等含蒽醌的药物容易导致大肠黑变病。


同时还要注意,用此药时不要进食辛辣油腻食物。



Processed in 0.138554 Second , 47 query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