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短视频

抖音上睡一觉涨粉80w?我告诉你睡播凭什么能火

浏览次数:2

抖音上睡一觉涨粉80w?我告诉你睡播凭什么能火


前几天,有个人在抖音上直播睡觉火了,1857万人围观,一晚挣7.6万。

我发现,眼红别人躺赚的,大多是自己没搞过新媒体的。

老李我怎么说也是个资深网红吧。从15年那会谎称信号不好,草草下播,到现在一天能开好几场,段子和干货信手拈来。 

真正像我这样自己拍视频、做直播的人,是不可能羡慕嫉妒这种睡播的。 

首先,这种火它是不可复制的。 

其次,外人觉得睡个觉就收钱,很容易。但真正干这行的人,才知道这类爆款背后,得有天时地利人和。

最后,还得主播本身有积累。 

不信?下面我就来给大家拆一下,直播睡觉背后的门道。

直播睡觉,凭什么火?


内容行业的老江湖,大都经历过从输出文字,到录音频、视频,最后玩直播互动的阶段。 
如何把粉丝变成自己的铁粉?最高级最有效的,那就是直播了。 
直播的爽,在于参与感。 
我最开始写知乎,到16年开公众号,一直都是以文字为主的。
到18年我开了千聊直播,虽然当时还是音频直播,但我明显感觉到,无论对我还是对粉丝,直播都带来了完全不一样的变化。 
对我来说,粉丝有什么需求,对我的内容喜不喜欢,我都能及时接收到。 
对粉丝来说,自己的问题能上墙,让老李亲自回答,让别的小伙伴就此展开讨论,这就是参与感。
而且这样的爽,还能持续几个小时。 
对比起看文章,看完了或许你有所收获,留言也可以上墙。
但看文章这种缺乏互动的爽,跟直播比起来,局限性太大了。
想想不久前建火神山雷神山,几千万人云监工,难道都是为了看工地? 
       

当然不是,那是大家在给镜头里的一切疯狂起名,什么叉酱、铲酱、送高宗、送灰宗都出来了,连钢管都没放过——叫果丹皮。

起完名字,还有个排行榜大家一起打call。

要的就是这种参与感。 

这段时间,老李几乎每天晚上九点多都在抖音上,跟大家直播互动。 

可以预计,往后每天一播将会成为老李的常态,甚至高兴了白天也播,搞两场。 

为什么?

直播既能挣到钱,又能巩固粉丝关系,小伙伴参与互动也很爽,为啥不播呢? 

所以大家如果想当网红,靠自媒体挣钱,不敢露脸会很吃亏。

回到直播睡觉这个事情上,大家的参与感在于: 

特殊时期,以无聊回应无聊,以荒诞抗议荒诞,在一群同样闲得慌的人身上,找到情绪宣泄和共鸣的出口。 

       

从客观角度分析,我认为火起来的因素,还能补充几点: 

首先,这个人本来是有粉丝的。 

他在火起来之前,本来有3.7w粉,拍了半年。 

抖音是算法推荐机制没错,但有粉丝基础小网红,点赞评论的人数肯定也多,系统也就更愿意分发。

其次,有一定专业水准和技术门槛。 

这个人是兼职搞微电影的,平时就没少研究镜头、表演啥的。 

最后,占位优势。 

虽然国外早就有人玩睡觉直播,16年千播大战里也有主播这样火过。

但放在这次疫情期间,睡觉直播圆三就是第一个,后面来的全是模仿者。

至于为什么火的偏偏是睡觉,引用《乌合之众》里的一句话来回答吧: 

“对群体来说,也许最不合理的才是最合理的选择。

所谓“云经济”,算不算新风口?


睡觉直播,仅仅只是疫情期间,“云经济”、“云狂欢”的一个缩影。 

根据淘宝直播的数据,2月以来,100多种线下职业在淘宝找到了复工的希望:

云卖房、云卖车、云音乐会、云新品发布会、云旅游…… 

       

有人说,疫情期间线下活动没了,用户的时间都放在线上,老板把业务转到线上不就行了吗?

能这么想的,一定没创过业。

还记得我之前写过的那篇,分析“老乡鸡老总当网红”的文吗?

跟束从轩一样,对大部分创业者来说: 

所谓“云经济”不是风口,仅仅是自救,还可能杯水车薪。 

2月9日,北京工体著名夜店ONETHIRD,在抖音玩起了云蹦迪,累计在线人数超过 121.3 万人,收获打赏近200万元人民币。 

如果你天真的认为,月挣200万乘以30,一个夜店搬线上也活的不错嘛。 

那可就大错特错。 

       

从打赏的群体来看,目前主要还是线下的老顾客捧场,大部分人只是看热闹。 

从数据上看,肯定持续走低,DJ打碟看一两次图个新鲜还行,后面就审美疲劳了。 

店租照交、设备空置、员工得养……一个月这么玩勉强撑得住,下个月怎么办?

头部玩家尚且如此,那些没名气的小酒吧小店铺的老板们,该怎么办? 

像卖房这种线下实体,线上根本没希望做得起来的,甚至搬不到线上的,又该怎么办?

还有人说,要纯做线上,这次疫情影响不大吧?

当然,不会像传统重资产企业一样灭顶,但影响绝对也不小。 

那些靠带货直播的网红,随着物流放缓、仓库停滞、工厂停工……不得已按下了暂停键。 

就连去年365天直播389场的李佳琦,也停工了近两周。

       

再加上不少人的工资迟发少发,作为刚需的菜价、口罩又价格疯涨,留给线上的消费预期,就更加悲观了。

除了带货之外,不少新媒体公司、各种流量入口平台都是靠广告吃饭的。 

金主爸爸们都自身难保了,哪还有钱投广告呢? 

综合来看,所谓“云经济”,根本就不是风口。

对创业者来说,无论是线上还是线下,都只是一种自救的形式。

蹦迪、卖房这种线上无法提供多元内容和即时互动的场景,还是要回归线下。

对小网红来说,少部分人的爆红,仅是特殊时期的昙花一现。 

核心竞争力仅仅是睡觉的主播,总有一天会跌下神坛。

对于普通人来说,我们是否有机会,进去喝一口汤呢?

普通人,能否复制躺赚模式?


如果你想现在也开个直播,模仿开头的那位睡播小伙,做梦赚钱。

那听老李一句劝:真的是做梦去吧。 

在直播睡觉火爆的一周里,确实也火了不少跟风主播,但现在平台已经开始打压这类内容了。

搞睡播火起来的主播,现在只要不播睡觉,就疯狂掉粉。 

新视频的点赞量也从268w掉到几千,粉也不涨了。 

如果他再拿不出硬核的内容,很快就会消失在人们的视野中。
       

风口上的猪,如果自己没点本事,乘风飞得越高,摔下来也就越狠。

对于想做新媒体的小伙伴来说,想火怎么玩?我总结了下面三条路径: 

第一条路:创造风口,或撞上风口。 

这个难度最大,老李我要有这种运气,早就财务自由了。 

第二条路:跟风模仿,蹭一波热度。

这波“云经济”中,不少模仿圆三睡觉的,都赚了一波流量。

但赚的最狠的,是一个叫大圆子的主播,他也学着直播睡觉,但把主角换成了猫。
       

当然,我一直不提倡模仿头部账号。 

因为里面无论是运气成分,还是团队运作因素,都不是普通人学得来的。 

第三条路:深耕垂直,找准参照物。

咱们普通人,拍视频也好,写文也好,肯定得先找一个自己能做的垂直领域。 

接着把市面上所有中不溜的账号找出来,挑几个从模仿做起。 

老李我就是这么起来的。 

无论是刚开始写文,到现在拍视频、做直播,还是开各种训练营,搞餐饮外卖。 

我的定位,从来都不是一个优秀的创造者,而是一个合格的模仿者。

别整天想着啥都准备好了再去做,也别等着风口来了再进场。 

假设现在有个进场就能火的新平台,或者一个随便写都能10w+的大热点。 

你觉得是每天写1000字,从没出过爆文但坚持了一整年的人机会大,还是啥都不干,只是嘴上说着要做新媒体的人机会大? 

开局特殊的2020年,以短视频和直播为载体的“云狂欢”,或许还得持续一段时间。 

等到一切风平浪静,这些莫名其妙火起来的爆款,必然会莫名其妙地消失。

疫情之下所谓的风口,不过是海市蜃楼。


抖音短视频
cache
Processed in 0.001905 Second.